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戚芳的新婚之夜+情色连城诀】
              戚芳的新婚之夜



                第一节

  却说狄云被万家陷害进了牢狱,戚长发又不知所终后,戚芳被迫留在万府。
  一个年轻女子在外无依无靠,自己青梅竹马的师哥突然变成了淫贼,又失去了相依为命的父亲,从前活泼开朗的戚芳就好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整日价闷闷不乐。
  早对戚芳垂涎三尺的万圭当然不会错失良机,天天陪戚芳打发苦闷的光阴。
  日子一长,终究让万圭遂了心愿,答应将终身托付给他。

  于是万府选了个良辰吉日让二人成婚。婚礼上新娘经不住众人好意和不怀好意的反复劝酒,不知不觉多喝了几杯女儿红,两颊飞上了两朵红云,呼吸也急促起来,被丫头扶进了洞房。而新郎万圭则被众宾客团团围住,还在有一杯没一杯地狂饮不止。
  此时洞房外传来一阵嘈杂声,几个醉醺醺的男人大呼小叫,东倒西歪地闯进了洞房。

  原来当地有闹洞房的习俗。这几个不是别人,正是万门八弟子中的大弟子鲁坤,二弟子周圻,五弟子卜垣,六弟子吴坎,七弟子冯坦,八弟子沈城。除了四弟子孙均平时沉默寡言,少与众人交往没有参加外,八弟子(万圭是老三)都齐了。

  见里面还有两名丫头,鲁坤把脸一沉道「还不出去?」二人只好出去。于是诺大一间洞房就只剩下新娘和几个男人了。

  只见新房内红烛高烧,照得如白昼一般;新娘头上蒙着头巾坐在床边。其实此刻戚芳头脑昏昏沉沉,知道来人不怀好意,怎奈一则身为新娘不好翻脸,二则酒喝过量有心无力,只好任人摆布。

  众人团团围住了新娘子,有几个已坐在了床边。众人见新娘因为练武而生成的异常诱人身段,都不禁色心大炽,虽然是师父的儿媳,万圭平素又霸道惯了,但这几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加之法不择众,闹洞房又是当地习俗不好深究,故众人今晚均是色胆包天。

  大弟子鲁坤年纪最大资历最深,这拔头筹的事理应由他来做。

  只见他深吸一口气,猛地扯下了新娘的红头盖。大概由于红布掩了一天的缘故,霎时一股处女特有的幽香扑面而来,分外浓郁,直是芬芳醉人,只见新娘子满面娇羞,一张俏脸儿似桃花似的艳丽无比,红裙下丰满的身躯曲线凹凸有致,高耸的胸脯一起一伏,吐气如兰,把几个色中饿鬼竟看得痴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好几个已发现下体蠢蠢欲动,有的竟已高高昂起。

  还是鲁坤首先发难,他粗鲁地一把抓住新娘丰满的胸部,由于新娘胸部又大又柔软,那十根又粗又黑的手指竟已深深地陷了进去。

  「好奶子,够爽!」鲁坤禁不住大声赞叹。旁边的人看得手痒心痒,哪里还忍耐得住,一拥而上,将新娘作为猎物,如众佝抢食一般扑了上去。那卜垣张开大嘴在新娘脸上啃来啃去,弄得新娘满脸都是臭哄哄的口水;周坼将一张大胡子嘴堵住了新娘的樱桃小口及秀鼻,搞得戚芳没法呼吸,口中塞进了一支又厚又大的舌头,不停地在新娘的檀口中搅来搅去,并不时地发出「好香!」「嗯,真他妈的香」的胡言乱语。
  吴坎捏住了戚芳一个饱满的乳房不肯放手;冯坦抱住了戚芳的一条洁白光滑的大腿抚摸不停,并且将鼻子放在新娘红裙下阴户的位置拱来拱去好象狗一样闻个不停;最可怜是小师弟沈城已无处下手,急得团团乱转,最后竟将双手放在戚芳的肉臀上象揉面团一样狠命揉将起来。

  戚芳遭到这样的野蛮袭击,早已惊慌失措。虽然她已听说本地有闹洞房的习俗,但绝想不到会野蛮至此,这和强奸有什么区别呢?为了保住自己的贞操,戚芳拚命扭来扭去,但一是众人人多且都是习武之人且武功都在戚芳之上,加之戚芳又多喝了酒,根本就无济于事,反倒是美女的挣扎更激起了色狼的性欲,众人觉得更加刺激,动作更加粗野不堪,简直就将新娘当作他们的泄欲对像施暴不止。

  老大鲁坤是情场老手精于男女之事,但平日多在烟花柳巷中找些风尘女子满足性欲,碰到戚芳这样的性感尤物又是处女毕竟不多,当然不肯放过,连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两只巨爪在戚芳衣服外面搓揉半天,突然一把将戚芳衣领扯破,并从开口处用力撕开,只听「嚓」

  的一声,就将外衣撕了大半块,露出里面的粉红肚兜。那一对玉乳像一对小西瓜似的就在肚兜下一起一伏,好象随时要喷薄而出,把个鲁坤看得两眼发直,迫不急待地将肚兜一把扯下,于是两只沉甸甸的饱满玉乳倏地一下弹了出来,几乎弹到了鲁坤鼻子上,同时一阵诱人的奶香和馥郁的女人香气扑面而来,厚重得彷佛有形质似的化不开。

  鲁坤哪里还忍得住,忙不迭地张开血盆大口将新娘的奶头一口叨住,啧啧有声地吮吸了起来。同时两只手也闲不住,一手一个抓住两只处女巨乳死命地揉捏起来,不时地用拇指和食指捻住那两粒鲜红欲滴、大如花生米、艳丽如樱桃的奶头猛搓,只见那两颗奶头在男人的手指刺激下已涨大到了极致,红得看上去几乎要滴出血来,有时竟被男人捏成了两个薄肉片。

  那两个肉球也遭到了猛烈袭击,被两只粗大有力的手紧紧握住,十指深陷雪白的乳肉中,一块块的乳肉从手指的夹缝中冒了出来,黝黑的手指和白色的奶肉形成鲜明对比,分外猥亵。戚芳看着自己从未被男人碰过甚至看都没看到过的乳房被一个几乎是陌生的男人搓圆按扁,伤心的泪珠儿滚落不止,啪嗒啪嗒地打在奶子上。而这反而更加激起了鲁坤的兽性,竟然用力将满嘴黄牙咬在那稚嫩而涨满的处女奶头上,猛地向外一拉,活生生地将香奶头扯出了两寸!

  把个小西瓜似的球形奶子扯成了圆锥形,疼得戚芳「啊」的惨叫了起来。

                第二节

  话说鲁坤那又脏又臭的黄牙用力咬住了戚芳的奶头狠狠往外扯,疼得戚芳大叫起来。

  众人怕外面人知晓,忙用新娘的红盖头塞住了戚芳的嘴,可怜一个玉人儿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有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脸儿涨得通红,呼吸急促进来,不断喷出一阵阵少女口中特有的香气,真所谓吐气如兰,熏得众人欲火大炽,那鲁坤用嘴将姑娘的奶头拉到极限后,冷不丁地把嘴一张,那奶头噗地一声弹了回去,顿时引起一阵乳波荡漾。

  众人见此艳景,如得了号令一般,七手八脚都来抢占这两个元宝山。每只奶子都被三、四只手握住,都拼了命的捏,就彷佛那不是肉做的而是面粉做得,又有几张被色欲弄得变了形的脸在乳房上咬啊,蹭啊,有的把眼睛鼻子嘴巴一古脑儿全埋在了那又软又香的乳肉中,还使劲把两只肉球往中间挤。

  不一会儿那两只白白的奶子就已布满了牙印、口水和肮脏的手印,并且愈发鼓胀起来,就像两只打足了气的气球。

  不知何时,众人已纷纷掏出了胯下那丑陋之物,纷纷搓弄起来,几条肉枪凸头棱角,跳动不止,如几条怪蛇吐信般,而新娘那白净鲜嫩的肉体则是群怪蛇的盘中之餐。
  周坼的阴茎较短但是很粗,青茎暴起,发出一种男人性器的腥膻味,已迫不急待地塞进了新娘的樱桃小口中,将那封嘴的红盖头直顶入姑娘喉咙深处,害得她差点窒息,又呛得眼泪直流,且被那股骚臭味弄得差点作呕。

  周坼享受着肉棍被温暖的女人口腔包住的感觉,还能感到泡在戚芳分泌的唾液中好象阴茎在洗温泉,人快活得要升天一般,自谓人间极乐也不过如此罢。

  光泡着还不过瘾,他把个处女檀口当作阴户一般大力抽插起来,姑娘的两腮几乎包不住粗大的肉棍,弄得眼珠子都鼓起来了,不停地分泌着口水,顺着嘴角往下流,而那还在姑娘身上到处乱舔的冯坦马上扑上去津津有味地吃了个精光,口中还不停赞道「好吃!好吃!」

  而那吴坎还在戚芳的乳部上流连忘返,此时也掏出了那根细长的鸡巴,虽然不及周坼来的粗,但是却足足有九寸长,硬得如金石一般,还在不停地跳动。

  吴坎用手握住鸡巴,使劲往那白如雪、软如棉的乳房上刺去,将那乳肉深深地顶了一个坑。他感到好似顶在一团棉花垛上,说不出来的舒服,肉体酥麻得要化掉一般。
  他并不就此满足,又往里顶了一些,直到顶到最深后被乳肉自身的弹性反崩回来,却又用两只粗大的将那两堆雪山从边缘往中间夹,直至形成一道深深的乳沟,并将阴茎放在乳沟里抽动起来,竟将乳沟当作了阴道来了个「双乳夹棍」,闭着眼体会着那种柔软若绵的感觉,自感到身在云端。这边几个抢占了雪山温泉,而那处女宝地,草原峡谷还是被大师兄鲁坤抢先占领了。

  他早已一把将新娘子的肚兜完全撕破,姑娘下体那圣洁之泉眼立刻暴露在众人的色眼面前,只见萋萋芳草间一条深深的幽谷,幽谷中间流淌着一道潺潺的小溪,已然呈春潮上涨之势,那黑油油的草地打湿了一大片,发出一阵阵处子幽得夹杂着一股女人阴部的淫水气息。

  鲁坤一蹲身,对准那如馒头般凸起的处女阴户中细细肉缝,将肉棒用力顶入,只见那玉门在那粗大的阴茎的强行进入下被迫向两边分开,大、小阴唇紧紧的包含着肉棍,好象不想让它逃脱似的。

  处子的阴道是如此之紧,鲁坤感到微微有些痛感,往里深入异常艰难,竟已感到一种想一射为快的快感,他咬牙吸气拚命忍住射精的欲望,先让粗大的肉棍在阴道中停止不动以适应这种紧裹住的感觉,待极度兴奋感过去后,方才试着抽动起来。
  那种阴茎与少女柔嫩的阴肉紧密厮磨的感觉真是说不出的爽,因为此时从未与男人肌肤相亲的戚芳的阴部在肉棍的刺激下已春潮泛滥。男人稍一用力,阴茎已长驱直入,直顶到那处女膜上,虽只是一层薄薄的肉膜,龟头都能感到被微微弹回的感觉。
  已经意识有些模糊的姑娘此时也感到紧张剧烈颤抖,因为她知道成为一个妇人最关踺的时候已经到来了,只不过夺去她贞操的男人竟不是她的丈夫。鲁坤二话不说,用力捏住戚芳那充满弹性的粉臀,沉腰运气,死命往里一顶,龟头已似钢枪一般毫无怜惜地刺破了处女膜直抵花心。

  戚芳疼得大叫一声阴户不由自主地紧缩,同时一股鲜红的血水缓缓地顺着阴道流了出来,和着先前的淫水,红白相间,触目惊心,沿着雪白的大腿根部流在了厚厚的褥子上,把床单打湿了一大片。

                第三节

  新娘子痛苦的哀鸣并没有引起鲁坤的天良发现,倒是使他更加兴奋。肉棒开始有节奏地深入浅出,每次都直抵到新娘的子宫口,每次抽出都带出一丝丝淫水,糊得新娘子的阴户外一团粘稠的白浆,而先前的血迹则有些冲淡了。

  每次抽插都引起戚芳上面肉球大幅摆动,幸好有吴坎在上面紧紧地抓住奶球才没让它们左右摇晃。鲁坤一边强暴着新娘子一边得意地问道「爽吧,美人儿?」戚芳咬着牙,闭着眼,一言不发地忍受着淫贼的肆虐,泪水似乎已流干了。她只是感到痛苦和屈辱,没有一丝的快感。

  大约抽送了一袋烟工夫,鲁坤已然被新娘又紧又湿又暖的美肉洞穴弄得全身酥散,龟头奇痒,后腰阵阵发麻,再也忍耐不住,用尽全力狂插了十来下,像要把戚芳的阴户掏料才肯罢休,直到快感的顶峰,突然精至,遂一古脑儿全喷在新娘的子宫里。射了还一直顶在花心里面享受射精后的快感,直到阴茎完全变软才恋恋不舍拔出来。
  这边在乳房山上施暴的吴坎、在胭脂口中滥入的周坼,在舔新娘阴户和屁眼的卜垣,在新娘柔软的小腹上磨枪的冯坦先后达到了快乐的颠峰,都一射为快了。

  只有那急得如热锅上蚂蚁、只知道到处乱抓乱摸却无处下枪的小师弟沈城还没有尽兴,却也没有什么时间让他舒服了。此时已大约交了一更天,先前外面闹哄哄的酒席已渐渐安静下来,众淫徒的酒也醒得差不多了,想到闹洞房竟将新娘轮奸这事可闹大了,都不约而同地紧张了起来。

  周坼首先发话:「大师兄,咱们今天这事……要是让师父和三师弟知道了可不得了啊。」沈城年纪小,胆子也小,脸也吓白了,道:「大师兄,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其它人也傻了眼,刚才那股子色胆都跑到爪哇国去了。

  还是老鲁坤阅历深遇事沉着,他脑子里飞速地打了几个转,已有了点子。对周坼道:「二师弟,你办事麻利,赶快去找一套新娘子的衣裙、盖头来,越快越好,还有,记住在厨房里找些新鲜猪血放在猪尿脬里用线缝了取来。」对吴坎、卜垣道:「你俩将这床、桌、椅什么的收拾干净。」

  把新娘的破衣裙扯下一块递给沉城:「你把新娘全身擦干净。」

  对冯坦道:「你去门口把风。」众人才七手八脚地动了起来。

  沉城吓得直打哆嗦,手碰到新娘子那洁白如玉却布满污秽的大腿上,抖得差点连破布都捏不住了。鲁坤骂了一声废物,胆子这么小就别来搞女人啊,一边一把抢过上下抹了个遍,好歹把一滩滩的淫水擦干净了。

  这时周坼已找来了一套崭新的新娘服,众人手忙脚乱地弄了半天帮替新娘子穿戴整齐(因为此时新娘已被折磨得全身瘫了一般动弹不得),老练的鲁坤将盛了血的猪尿脬小心翼翼地塞进新娘窄小的阴道深处,还扶整了一下新娘乌黑的云鬓,又四处扫视了一般,看基本上过得去了,就瞪圆了铜铃般的两眼,恶狠狠对戚芳说道:「新娘子你知道怎么做人吧,你要是把今天的事说出来,就算我们几兄弟完蛋了,恐怕你在万府也就完了,你还是识相一点,乖乖地做你的新娘子,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还能保住你在万府的地位,包你享不完的荣华富贵。哈哈哈哈。」说完一阵淫笑,完全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好象已把新娘吃定了似的。

  周坼有些不放心,问道:「三师弟不会看出来吗?」鲁坤道:「贤弟放心,想那万圭饮酒过度,醉也醉死了,哪还看得出真假。」

  然后对众人道:「时辰已经不早,咱们赶紧走吧。」临走时鲁坤看着呆呆地坐在新床上的戚芳,又补充了一句,「你不要乱动。等新郎倌享用了你这处女后,知道如何把那玩意儿取出来吧。」才和众人快步出了新房。

  大约又过得半个时辰,醉得如一滩烂泥的万圭才被人扶着进了洞房,他用手胡乱扯下了戚芳的红头盖,叫了声「美人,可想…死…我…了,这下…你…是我的了。」
  就把新娘子的衣裙胡乱扯掉,裤子一拉,把个半硬不硬地东西使劲往戚芳的肉洞里捣。

  没鼓捣几下,竟已在水帘洞里一泻如注,终于筋疲力尽,低头一看,见新娘大腿根上一滩鲜红的血迹,觉得已经完成任务,得意地笑了一声,就倒在新娘子白生生的肉上呼呼睡去。只留下新娘子伤心欲绝,偷偷饮泣。

  如注,终于筋疲力尽,低头一看,见新娘大腿根上一滩鲜红的血迹,觉得已经完成任务,得意地笑了一声,就倒在新娘子白生生的肉上呼呼睡去。只留下新娘子伤心欲绝,偷偷饮泣。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才子 金币 +6 发帖辛苦啦!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哥干_哥哥射_哥哥色_哥哥去_哥哥撸_哥哥操_哥哥爱_哥哥碰免费视频公开] 版权所有 © 2015-2018 [广告联系:0534pycom@gmail.com]